印度种姓制度有哪些

时间:2017-07-12 编辑:悄缘‍ 手机版

  印度文明作为世界上的一种古老文明,为人类贡献了很多它独到的思想,不了解印度文明,可以说我们对世界文明的理解就是不完整的。要了解印度文明,关于它的历史和宗教、制度的了解都是必不可少的,而印度的种姓制度是其中最令我们这些异族难解的部分,往往外国人以猎奇的眼光去看印度的“种姓”,就如同外国人跑到中国来津津乐道“小脚”、“辫子”一样,很可能被当地人视为侮辱。 种姓是印度特有的制度,是理解印度社会和文化的一把钥匙。

  对于印度种姓制度最粗浅的印象不外乎,职业世袭,种姓之间界限森严,互相不能通婚、交往,不能共食、并坐,种族歧视严重。是最为显明的等级制度。但这肯定不是印度种姓制度的全面反映,一个制度能够存在几千年必然有内在合理性,比如种姓制度为核心的印度教在印度兴盛至今,而宣扬众生平等的佛教反而在印度颓败了,转移到其它国家才能生存发展。这里的原因是什么呢?虽然以现代的眼光看去,种姓制度极大的不合理,所以印度1947年独立后颁布的第一部宪法里就明确规定废除种姓,在今天,印度人的身份记录里没有任何关于种姓的记载。至少从法律上说,印度不存在任何形式的身份歧视。但事实上它不可能一夜之间消亡,而仍然影响着印度人民的生活。种姓到目前为止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印度人的职务、地位、上升机会和障碍。种姓也决定了一个印度教徒应该在哪里出生,在哪里居住,吃什么样的食物(通常高种姓人吃素食),穿什么样的衣服,从事什么职业,同什么样的人交往,与什么样的人结婚,享有怎样的社会地位和负有怎样的义务及责任,死后在哪里埋葬以及怎样埋葬,等等。

  那么到底什么是印度的种姓制度?它为什么会在历史上出现?它在历史上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它是否一无是处?它在今天的不合理又表现在哪里?对此,我搜罗参考阅读了很多资料,包括刘建等人著的《印度文明》,库尔克等人著的《印度史》,以及许多不同人撰写的关于印度种姓的介绍,也就不一一列出具体的出处,但通过这些资料的综合,或许可以有助于我们对印度的种姓制度有个更加完整和深入的了解,也帮助我们更好的认知印度文明的特色。

  (一)种姓制度的起源与发展

  种姓制度其实并非印度所独有,在其他一些国家,例如古代埃及也曾经存在过,在南亚其他国家也存在着。但是它在印度历史上表现最为典型、复杂和持久。

  自有人类文明以来,印度最初的居民人种比较混杂,有非洲类型的尼格罗人种、澳大利亚类型的黑棕色人种、类似我们中国人的蒙古人种和来自地中海地区的达罗毗荼人。在雅利安入侵前,达罗毗荼人是最大的群落。在大约公元前1500年前后,雅利安部落从印度西北部进入了印度次大陆,主要和达罗毗荼人以及澳大利亚类型的黑棕人发生冲突,并占据了印度北方地区,把其他的部族向南方或者向北方的山地、森林地带驱赶。

  在今天,拥有12.4亿庞大人口数量的印度是世界上种族最多的国家之一,有700个种族和语言群体,如果以不同的方式统计,可能还有更多。这些群体中的大多数都很好地保持着各自的传统,只有很少人会与外界通婚。可见印度情况的复杂。

  种姓制度正是在这样的特定环境下发展起来的。

  公元前1500年前后,在雅利安征服后,为了维护雅利安人的地位,雅利安人逐渐建立了许多社会和宗教制度和规则,使得这种阶层的区分被永久固定下来。种姓制度由此产生,由于征服者雅利安人的浅色白皮肤和当地人的深色皮肤对比鲜明,所以肤色是和种姓制度紧密联系的因素。我们熟悉的种姓这个词实际上是从西方翻译过来的,在英语里种姓译成Caste(卡斯特)。而西方的Caste这个词是16世纪来到印度的葡萄牙旅行者起的名字。在印度梵文里,种姓其实被称为瓦尔那(Varna),“瓦尔那”这个词最初是指肤色,其本意和阶层、地位毫无关系,后来才有了种姓的含义。不过经过了3500年的岁月,雅利安人的肤色也在变化,因为在热带的太阳下,只有深色皮肤的种族才能更好的生存,浅色皮肤容易因皮肤病而夭亡被淘汰,雅利安人基因中的黑色成分被遗传和强化,浅色成分被不断淘汰,所以即使是今天高等种姓的皮肤也往往比我们东亚的黄种人的皮肤都黑许多。在西方,有一个侮辱印度人的词汇,把印度人叫做“打磨过的黑人”,因为他们的肤色虽深,但是仍旧保留了白种人薄唇窄鼻等特征,仿佛把黑人的厚嘴唇和宽鼻梁打磨精细了,但对于黑色的石头不论如何打磨,底色都不会变,仍旧是黑色,所以就有了“打磨过的黑人”这个词汇。

  雅利安人早先过着原始的游牧生活。入侵印度后,雅利安人吸收了达罗毗荼人的先进文化,由游牧转为定居的农业生活,并逐渐向奴隶社会过渡。由于雅利安人对达罗毗荼人的征服和奴役,以及雅利安人内部贫富分化的结果,在雅利安社会中逐渐形成了一个森严的等级制度,这就是“瓦尔那制”的萌芽和发展。在最初只有两个瓦尔那,即雅利安(白色人种)和“达萨”(即被征服的达罗毗荼人,黑色人种)。可见,种姓制度的产生是两个肤色不同的种族对立的结果。大约在公元前11世纪,印度社会阶层形成了4个等级———婆罗门(僧侣贵族)、刹帝利(军事和行政贵族)、吠舍(商人)和首陀罗(被征服的奴隶);至此种姓制度初步形成。

  婆罗门是祭司贵族。它主要掌握神权,占卜祸福,垄断文化和报道农时季节,在社会中地位是最高的。刹帝利是雅利安人的军事贵族,包括国王以下的各级官吏,掌握国家的除神权之外的一切权力。 波罗门和刹帝利这两个高级种姓,占有了古代印度社会中的大部分财富,依靠剥削为生,是社会中的统治阶级。吠舍是古代印度社会中的普通劳动者,也就是雅利安人的中下阶层,包括农民、手工业者和商人,他们必须向国家缴纳赋税。上述三个种姓都是由白色人种雅利安瓦尔那分离出来的,而黑棕色人达萨瓦尔那则演变为首陀罗。首陀罗是指那些失去土地的自由民和被征服的人,实际上处于奴隶的地位。在首陀罗之下,印度一直还存在着一个没有种姓的群体——贱民,由于其地位远在前4种种姓之下,因此又被俗称为“第五种姓”,但其实并不是种姓。按照婆罗门教教义,贱民被称为达利特人,意为“不可接触之人”,其他种姓不仅不能与他们交往,连喝水都不能共用一口井。但有些没有种姓的人却不能被认为是贱民,这个后面再加以补充。

  在婆罗门教的经典《吠陀》中,婆罗门把种姓制度的出现用神话来解释,说原始巨人“普鲁沙”死后,天神梵天用他的嘴造出了婆罗门,用双手制成了刹帝利,用双腿制成了吠舍,用双脚制成了首陀罗。婆罗门僧侣还宣扬:凡是循规蹈矩,安分守己的人,来世才能升为较高种姓,否则,即降为较低种姓。因此,对于广大劳动者和奴隶来说,应该逆来顺受,放弃斗争,遵守奴隶主阶级制定的“达磨”,即所谓的“法”,以免加重来生的灾难。其次,通过制定法律,对各等级的人做了行为上的限制,甚至不惜用残酷的刑法来维护这种社会制度。

  维护种姓制度最典型的就是《摩奴法典》。相传,摩奴是大神梵天的儿子,为了确定人间各种人在社会上的应有次序,确定婆罗门和其他种姓的义务,便制定了这部法典。

  摩奴法典首先确认婆罗门是人世间一切的主宰,而首陀罗只能温顺地为其他种姓服劳役。首陀罗不能积累私人财产,不能对高级种姓有任何不敬的言行。婆罗门和刹帝利则有权夺取首陀罗的一切。

  为了镇压低级种姓吠舍、首陀罗的反抗,摩奴法典还规定了许多残酷的刑罚。比如,低级种姓的人如果用身体的某一部分伤害了高级种姓的人,就必须将那一部分肢体斩断。比如,动手的要斩断手,动脚的要斩断脚。

  四个等级在法律面前是不平等的。《摩奴法典》规定,刹帝利辱骂了婆罗门,要罚款100帕那。如果是吠舍骂了,就要罚款150到200帕那。要是首陀罗骂了,就要用滚烫的油灌入他的口中和耳中。相反,如果婆罗门侮辱刹帝利,只罚款50帕那;侮辱吠舍,罚款25帕那;侮辱首陀罗罚款12帕那。高级种姓的人如果杀死了一个首陀罗,仅用牲畜抵偿,或者简单地净一次身就行了。

  《摩奴法典》还对各个种姓的衣食住行都作了烦琐的规定。比如规定不同种姓的人不能在呆在同一个房间里,不能同桌吃饭,不能同饮一口井里的水。不同种姓的人严格禁止通婚,以便使种姓的划分永久化。

  种姓制度从一开始的阶级分化,到发展成为一种稳定的社会制度,其中由婆罗门控制的宗教起了主导性的作用。婆罗门教是印度教的前身。最早的婆罗门教是非常封闭的,其他宗教象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等都是开放的,扩张的,它们不断传教,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而婆罗门教类似犹太教,甚至比犹太教更保守,所有外来的人都不可能加入这个宗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婆罗门教也在不断变化,后来入侵印度的亚历山大帝国的希腊人、匈奴人、西徐亚人都被接纳入刹帝利阶层,许多副种姓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产生,这些都是吠陀经上没有,也无法解释的东西。更重要的是,婆罗门教受到了后起的佛教的严重冲击,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婆罗门教进行了变革,吸纳了许多新的习俗,产生了新的教义和新的宗教经典。婆罗门教从而演化成现代的印度教,甚至连佛教的佛都给纳入新的宗教体系,成为印度教的神,许多佛的教诲,以及佛教的教义比如非暴力等也成为印度教信仰的一部分。

  文字学家乔治·杜梅吉尔认为,瓦尔那组成的阶序实际上并非由上而下排列,而是由一系列的二分原则所构成:先是首陀罗被排除在外,其他三个瓦尔那构成一组,即再生族,能举行成年礼的瓦尔那;再生组排除吠舍,由婆罗门与刹帝利构成拥有“统治一切生物之权力”的一组;最后婆罗门排除刹帝利,独自拥有三种特权,即传授吠陀经、司祭与接受奉献。

  虽然瓦尔那提供一套稳固的解释框架,然而实际上的种姓制度常常与其架构差距甚远。以1901年的人口普查结果为例,马德拉斯省没有任何种姓中属于刹帝利,属吠舍者亦十分罕见。大多数的种姓集中在首陀罗的类别下,共占当地总人口的一半以上,换言之,当地社会主要由婆罗门、首陀罗与贱民所组成;在孟加拉省,战士与统治者为拉其普特担任,然而该种姓并非真正的刹帝利。事实上,在印度的历史中,各地的统治者未必皆由刹帝利担任,而且真正的刹帝利常被认为已经不存在于世上,虽然该瓦尔那在阶级中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

  另一方面,瓦尔那阶级虽然规范各种事物,可是实际生活中却未必依据这些规范实行,比如婆罗门理应享有许多特权,并且与刹帝利共同统治一切,但是在历史上,政治权力大都落入婆罗门以外的种姓手中,婆罗门只以其象征性的洁净受到大众景仰。同时,除了婆罗门与贱民这两个极端外,其他瓦尔那之间的种姓在现实社会中亦无明确的阶级关系,大多数的情形是种姓们彼此处于一种模糊的权力分工与关系上,而且经常与瓦尔那阶级矛盾。

  (二)印度种姓的习俗

  再生习俗:高级的三个种姓,也就是来源自雅利安民族的三个种姓都有第二次出生,这和转世投胎什么的没关系,第二次出生意味着一个人达到了信仰年龄,成为吠陀信仰的一个成员。从第二次出生开始,他可以开始学习梵文和吠陀经,并履行吠陀行为准则。

  作为男孩子,他们有固定的“再生”年龄,婆罗门的男孩子是8岁,刹帝利是11岁,吠舍是13岁。在仪式上,他们的手腕将被缠绕上一条丝线,作为再生的标志。女孩子则没有固定的年龄,她们的第二次出生就是她们结婚的时候,从而给新娘缠绕丝线也是三个高种姓的婚礼仪式的一部分。

  拥有第二次出生的荣耀的是三个高级种姓,他们占印度教人口的48%,剩下的主要是首陀罗和贱民。首陀罗只能出生一次,根据传统,他们不可以学习梵文、吠陀经。他们的教规操守是为再生种姓的人服务,再生种姓的人除经历了一次肉体出生外,还经历了一次精神出生,因此是干净的,首陀罗没有经过精神出生,是一生种姓,因此是不干净的。

  人生四阶段:从第二次出生开始,高种姓的印度人将进入他们人生的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学生阶段,对于男孩子来说,他们将同老师生活,老师固定是由一个婆罗门担任。学习的内容是梵文、吠陀经、礼仪等等,他们要遵守的教规德操,包括顺从、尊敬师长、禁欲和非暴力,对于学生来说,老师就是上帝。而对于女孩子来说,她们的学生阶段就是她们的婚后家庭生活,她们的丈夫就是她们的教师。

  第二个阶段是自立家庭的生活,对于虔诚的印度教徒来说,这个阶段是个严肃的阶段,如同学生阶段一样,要接受严格的指导。在这个阶段,男子不论是一个神职人员还是一名武士,女子不论是作为妻子还是母亲,都要遵守最基本的个人操守。操守之外,这个阶段的人最基本的责任是偿付三个债务,一个是对祖先的债务,需要通过结婚和生子来偿付,这和中国人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很有共通之处,一个是对神的债务,需要通过家庭的宗教仪式和奉献来偿付,还有一个是对教师的债务,需要通过对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进行教育来偿付。

  第三个阶段是森林隐修阶段,当一个人人的头发变的灰白,皮肤有了皱纹,孙子孙女已经出生了,就进入这个阶段。丈夫和妻子于是可以把他们的财产和事业交给孩子,一起退休并进入森林居住成为隐士。但这不意味着他们要完全脱离世俗生活,比如丈夫和妻子仍旧可以每月有一次性生活,真挚的爱仍旧需要延续,少量的操守礼仪也要继续进行,所以这个阶段并非完全脱离了dharma的限制。

  第四个阶段是游历苦行的阶段,如果一个男人愿意,他可以从前一个阶段进入这个阶段,但他的妻子必须回到家庭。根据传统,她不可以独自在森林隐修,也不能长途苦行。苦行者将和社会脱离关系,他的家庭将认为他已经死去,并举行葬礼。一个苦行者脱离所有的教规操守的限制,也脱离种姓的限制。当一个苦行者进入任何一个印度教寺庙时,他不是一个朝拜者,而是一个被朝拜的对象。在印度教中,各个神都有配偶,所以神都处在第二个阶段,从而在精神上,一个苦行者是超越了神的存在。

  这四个阶段的前两个和我们这些老外的生活还很接近,而后两个则有些难以想象。事实上,也并非每个印度高种姓的成员都能很好地完成四个阶段,毕竟现实生活有自己的规律和限制。但同时,也的确有不少虔诚的信徒严格按照这四个阶段来完成自己的人生,来到印度的人都会见到许多独自流浪的苦行者。

  印度人种姓的识别方法:这三大印度教高种姓的男性有一个明显的标志,就是佩带“圣线”,在高种姓男孩出生后要进行佩带“圣线”的仪式,“圣线”由3股拧成,婆罗门男孩佩带棉线,刹帝利男孩佩带亚麻线,而吠舍男孩佩带毛线,作为高种姓的标志,所以当你看到一个印度男人,只要看看他的手腕就知道他的种姓位置了,如果有线圈说明他出身高种姓,然后只要辨别一下线圈的质地,他所属的种姓大的等级就明了;如果没有圣线,说明他可能来自低种姓或贱民,或者是非印度教徒的信仰其他宗教的印度人。印度人服装多是短袖或把袖子挽起来,所以手碗上的情况可以一目了然。

  (三)副种姓和无种姓、贱民

  副种姓贾特。种姓其实就是印度的等级制,与这种等级制相联系的就是世袭制,即种姓和相关的工作都具有世袭性。这有点类似中国春秋时期管仲的社会分工思想,管仲主张全国民众按不同职业分为士、农、工、商四大社会阶层,并按各自的专业聚居在固定的地区。而且各行业世代相传,以保持从业人员的稳定和连续性。只是中国后来没有严格的执行和形成这样的世袭等级制,而印度倒是形成了子承父业这样的传统,从事某项工作的家族将世代从事这样的工作,当家族逐渐增大,他们就成为了一个社会团体,这样的团体在印度语言中被称为贾特(Jati),翻译过来就是副种姓,或者亚种姓,每个副种姓中的各个家庭都从事相同的工作,互相建立紧密的社会联系,形成一个社会共同体。各个副种姓中的成员象四大种姓的成员一样有自己的义务,必须履行,他们的某些活动也必须得到自己的副种姓团体的同意,比如印度的圣雄甘地,在他想去英国学习法律前,他必须向自己的副种姓提出申请,请求批准他离开印度。甘地这个姓氏就显示了他所属副种姓的意义,甘地的意思是蔬菜水果商人,或者说菜贩。由于副种姓基本都是由职业产生,所以数量繁多,现在在印度有3000多副种姓。例如在婆罗门中,比较大的贾特(副种姓)就包括Gaur, Konkanash, Sarasvat, Iyer等好多。

  其实副种姓这个词汇翻译的并不严格,因为在印度,某些人不属于任何种姓,但却可能属于某个贾特,比如穆斯林就有沙利夫贾特和阿贾拉夫贾特两个贾特,这两个所谓的副种姓不属于任何种姓,因为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根本不属于印度教种姓体系的任何部分。其他的无种姓者的大的贾特还有Mahar, Dhed, Mala, Madiga等。首陀罗是人口最多的种姓,也拥有最多的贾特。如同种姓一样,出生在某个贾特的人终身属于这个贾特,不可以改变,必须操持该贾特所操持的职业,食用属于该种姓的饮食。不论是高种姓的贾特还是低种姓的贾特,多数情况下,他们只能和同一个贾特的人通婚,比如即使同为婆罗门,Gaur副种姓的人往往也不会同Sarasvat副种姓通婚。不过在现代印度不同贾特间通婚的现象已经很普遍。

  贾特的最初来历是根据职业的不同而出现,但后来,这个词汇不断扩大,许多根据信仰、语言、部族起源、地理位置等背景划分的群落部族公社等社会共同体都被纳入贾特的范围。前面提到的两个穆斯林贾特就是典型的按照信仰和信徒来源进行划分的。不过从表面看来,每个种姓的确包括许多不同的贾特,许多这样的贾特还进一步区分成许多小的社会群体,每个社会群体都认为自己是不同的,是独特的贾特。在贾特内部出现这种群体区分的原因有好几个,其中一种原因是同一个职业的贾特由于居住地不同而出现区分,另外的原因则是贾特内部的社会政治原因,许多的贾特都拥有上百万的人口,这么大的人口量并非国家,而仅仅是一个社会群体,很容易就会自然分裂形成较小的社会群体。还有一个成因是在古代印度不同地区的不同的人由于操持同样的职业而被赋予了同一个贾特名称,而他们本来就属于不同的社会群体。比如在印度,专门操持洗衣职业的贾特叫Dhobi,从并非这个贾特的人里看来,他们是属于同一个贾特,但事实上,他们并非同一个社会共同体。

  所有的贾特都接受婆罗门是社会最高阶层,贱民是社会底层的观念。不仅如此,在同一个种姓内部,大多数贾特都认为自己比其他的贾特更高贵。上面说了,贾特内部还细分成许多小的社会共同体或者贾特,同样,许多社会共同体也认为自己比其他的社会共同体高贵。

  在大多数情况下,如果说每个种姓和贾特都从事和其所属种姓(Varna)对应的工作,这是正确的。比如西印度榨油的贾特,牧羊的贾特,放牛的贾特,作为农民的贾特都是例子。但有些职业在印度的不同的地方处于种姓体系中的不同地位,比如洗衣服的贾特在北印度被认为是贱民,而在西印度是首陀罗种姓的成员。榨油的工作在东印度是贱民的工作,中印度则有比较高的社会地位,到了西印度则是首陀罗。

  在印度,某些贾特的成员不从事和自己的所属种姓匹配的工作的例子其实很常见,婆罗门应该是神职人员和教师、学者,但不少婆罗门找不到这样的工作,或者是不想以神职人员的薪水来养家糊口,所以就跑去当农民,当农场主。在印度,当地主、当商人的婆罗门相当常见,而这些本来是吠舍种姓的工作才对。

  前面提到的宣称自己有刹帝利种姓地位的西印度的Maratha贾特是武士和贵族,这个贾特的人的祖先来自于许多古代不同的贾特,那些贾特多数属于首陀罗种姓,但在古代印度从来都是拳头就是真理,匈奴人和希腊人可以成为刹帝利种姓,这些源起于首陀罗的Maratha贾特也同样宣称自己是刹帝利并的确得到了等同刹帝利的地位成为贵族。在17-18世纪,这些Maratha贾特的人甚至建立了一个涵盖大部分印度领土的帝国。不过他们的统治也依然需要高种姓的帮助,在帝国中,一个婆罗门的贾特,Konkanash婆罗门为帝国提供了大量的大臣和官员。在1750年,这些婆罗门进一步成为帝国的统治者。

  因此也可以说瓦尔那指的是把印度人分为4种的观念, 而贾特指的是局部区域内的实行内部通婚制的那些部落,而不仅仅是副种姓。

本文已影响
印度种姓制度有哪些相关推荐